疫情期間職工復工情況調查報告(一):不到三成職工延期復工期間正常發放工資

*本文轉載自廣東的一家勞工機構,部分字詞經本網站編輯修改。該報告版權為原作者所有,未經其同意,請勿轉載。

 

在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影響下,各行各業普遍存在不同程度的停工停產,隨之而來的是廣大職工在延期復工(以及復工)期間的用工待遇問題。為抑制疫情擴散、解決疫情期間的企業用工問題,自2020年1月27日起,國務院辦公廳、人社部,以及地方各級政府相關部門先後發佈了各項通知,以明確限定春節(延長)假期、延期復工期期間,保障職工權益。

然而,廣大職工在疫情下面臨的挑戰是否真正得到了有效解決?為了進一步瞭解各界職工疫情期間的權益狀況,2020年3月3日至3月7日,一家位於廣東的勞工團體通過網路調查問卷的形式開展了職工復工情況調查。調查共計回收有效問卷210份,其中66%受訪者於廣東作答,超過7%受訪者IP位址顯示為湖北,且以武漢居多,約占湖北總受訪者的73%。

受問卷內容、調查形式等因素限制,此次調查必然無法全面、準確反映現實狀況,僅僅提供疫情期間職工復工情況的一個側面,調查資料作為勾勒這幅側面圖像的參考。

以下是調查報告:

 

一、受訪者基本資料

第一,受訪者中以青壯年居多。本次調查以25-45周歲青壯年受訪者居多,約占65%。青壯年是社會的主要勞動力,該受訪比例較為符合實際;同時青壯年勞動者往往是家庭的主要經濟支柱,該調查結果可從一定程度上折射出疫情期間眾多家庭可能存在之經濟壓力。

第二,廣東受訪者約占65%、湖北占比7% 鑒於疫情期間的特殊性,我國人口流動性降到歷年同期最低,為了使調查資料更有代表性,我們對於受訪者的地域分佈以其填寫問卷時的IP位址為依據,而放棄使用其籍貫及單位所在地位址。根據IP位址資料統計可知:本次調查樣本地域分佈為廣東65%、湖北7%、廣西6%、湖南3%、其他各地共占19%。

第三,受訪者行業與崗位分佈廣泛,以普通勞動者居多。根據開放式題目“請問您所在的工作崗位”可知,受訪者的行業分佈及崗位類別廣泛,行業分佈涉及加工製造業、服務業(含家政服務)、廣播傳媒、物流以及銷售行業等;工作職位從管理層到普通員工、工程師到放射技師、甚至導演和編輯……因受訪者對這一題目的表達方式各異,為了便於統計,我們對此做了粗糙的歸納整理,整體來看,受訪者以普通一線工作者居多。

 

表1. 受訪者基本資料

類別

選項

佔比

性別分佈

63.33%

36.67%

年齡分佈

16~25歲

14.76%

26~45歲

64.82%

46~55歲

20.48%

56歲或以上

0.48%

崗位分佈

安裝、維修、技工、技師類

4%

行政後勤等文職、助理類

9%

管理類、設計、顧問、策劃類

14%

物流、家政、餐飲

3%

車間人員、一線員工、司機、保安

57%

其他

13%

IP地址分佈

廣東

65%

湖北

7%

廣西

6%

湖南

3%

其他

19%

 

二、報告正文

受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影響,2020年1月27日,國務院發佈通知,2020年春節假期延長至2月2日;為遏制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蔓延,多地也延遲了企業復工時間,其中《廣東省人民政府關於企業復工和學校開學時間的通知》要求,廣東各類企業復工時間不早於2月9日24時;其後,各地復工時間又一再推遲;為了應對疫情,各企業亦紛紛採取延期復工、在家辦公等等對策。同時,針對延期復工給勞資各方帶來的壓力,各級政府也給予了政策支援和規範保障。然而,隨著疫情而來的勞動權益狀況究竟如何,本報告將掀開現實的一角。

說明:因受訪者對延期復工的概念沒有統一理解,結合受訪者的作答特點,尤其是表示其未延期復工者來看,不少人未將22日至當地規定的復工時間、企業要求的實際復工之日納入延期復工範圍,且回訪中不少受訪者並不知曉該期間用人單位應正常發放工資。因無法準確規避此誤差,本報告仍根據受訪者原始作答數據統計。

1.受訪者延期復工率達78%,約71%延期復工期間單位未照常發放工資。

其中,湖北職工勞動權益狀況尤為嚴峻,至少67%職工在延期復工期間將得不到工資。

在所有受訪者中,約有78%表示存在延期復工;但在所有表示存在延期復工的受訪者中,僅有29%的單位在延期復工期間照常發放工資,另有25%則明確表示單位不予發放工資。

而對於“非正常發放工資的形式”,受訪者表示有延後發放、部分發放及其他,分別占比15%、13%和18%,但“延後發放”是否能夠得到落實,“部分發放”又是以何種標準、是否違反強制性規定、是否經過民主協商程式由勞動者確認,“其他”究竟為何種形式則都不得而知。

 

表2. 延期復工期間工資如何發放

選項

佔比

正常發放

29%

部分發放

13%

延後發放

15%

不予發放

25%

其他

18%

 

因廣東是此次調查樣本量比例最大的省份,而湖北為疫情影響最大的省份,並因此次疫情遭受封城,接下來,我們對廣東和湖北兩地受訪者的延期復工率及工資發放情況分別做特別展示:

廣東、湖北兩省職工疫情期間的延期復工率與整體樣本基本一致,分別為81%和80%,與整體樣本的78%相差不大。但在“職工延期復工期間工資如何發放”,廣東與湖北在數據上則出現相當大的差距,廣東“正常發放”比例為35%,高出整體樣本2個百分點,而湖北則只有16%;在“不予發放”的資料上相差更大,廣東“不予發放”比例為18%,低於整體樣本7個百分點,而湖北則高達67%。也就是說,在所有受訪的湖北職工中,67%明確表示延期復工將得不到工資。由此可見湖北作為疫情重災區,延期復工期間的勞動權益狀況著實令人擔憂。

 

表3. 廣東職工延期復工期間工資如何發放

選項

佔比

正常發放

31%

部分發放

16%

延後發放

18%

不予發放

18%

其他

17%

 

表4. 湖北職工延期復工期間工資如何發放

選項

佔比

正常發放

16%

部分發放

0%

延後發放

0%

不予發放

67%

其他

17%

 

2.復工不是你想複就能複:18%需隔離、25%會調薪、32%增負、6%被解雇。

通過調查得知,截至到本次調查前後,約80%的企業已經全員復工(35%)或部分復工(45%),換一個角度來看,也即仍有20%的職工因企業未復工而無法復工,此外45%的職工存在因企業部分復工而無法復工的風險。

同時,在這特殊時期,職工在復工後又小範圍面臨隔離、調薪、增負、解除勞動關係等風險,“時代的塵埃,落在個人身上,便是一座山”,我們沒有深入探究用人單位在對這“小範圍”的勞動者進行以上變動的過程中是否程式合法、補貼到位、情理合宜,但仍能深切體會到這粒“時代的塵埃”落下來時的重量。

第一,截至此次調查前後,逾20%用人單位仍未復工;29日前復工人員中鮮有一線普工。

在問及“您的單位是否已經復工”時,約35%受訪者表示已全員復工,約45%表示部分復工,同時,仍有20%表示沒有復工。

正如前面所述,受訪者對“延期復工”的概念並不統一,為瞭解2月9日以前復工者構成,我們根據受訪者填寫的“復工日期”進行了篩選,並將之與“您的工作崗位”做關聯分析,發現2020年2月9日以前復工者主要為辦公室文職、管理人員、技術及安保人員等,鮮有製造業一線普工,且復工人數頗少。可見,在認為其“未延期復工”的受訪者中,有相當大比例實際存在延期復工。

 

表5. 用人單位復工情況

選項

小計

比例

全員復工

73

34.76%

部分復工

94

44.76%

沒有復工

43

20.48%

本題有效填寫人次

210

 

 

第二,逾18%受訪者表示復工被隔離,但隔離期間工資水準難保障。

在問及“復工後是否有被隔離”時,在所有作答人員中,約18.56%持肯定回答,其中,僅23%表示在隔離期間工資“正常發放”,同時,亦有23%明確表示隔離期間不發放工資。

 

表6. 復工後是否有被隔離

選項

數量

佔比

31

18.56%

136

81.44%

本題有效填寫人次

167

 

 

表7. 隔離期間工資如何發放

選項

佔比

正常發放

23%

部分發放

34%

不發放

23%

其他

20%

 

第三,超過83%調薪未經民主程序,逾三成職工工作量增加。

25%的受訪者表示復工後工資水平有變化,其中75%表示工資水準有所減少。而對於工資變動的程式,則高達83%受訪者表示沒有經過與單位的民主協商。

 

表8. 表示工資水平有所變化的受訪者中,復工后工資如何變化

選項

佔比

不變

19%

增加

7%

減少

74%

 

同時,復工的受訪者中除了出現了非經民主程序降薪的狀況,還約有32%復工人員發生工作量增加的情況。

 

表9. 您復工後工作量是否有增加

選項

數量

佔比

53

31.74%

114

68.26%

本題有效填寫人次

167

 

 

第三,約6%受訪者復工後遭解雇,經濟性裁員與合同到期為兩大主要原因。

在問及“復工後單位是否存在解除員工勞動關係”時,約6%受訪者持肯定回答,而在問及“單位以什麼理由解除員工勞動關係”時,則有30%表示為經濟性裁員,另有20%表示合同到期。

3.疫情影響下的用人單位

這裡僅從免疫用品發放、辦公形式、員工規模與復工比例幾個方面簡要列舉疫情下用人單位的特點。

3.1免費防疫用品發放情況

調查得知,大約83%的用人單位向職工提供免費防疫用品,對於調查結果未能顯示主動、免費向職工發放防疫用品的用人單位比例超過17%,我們感到非常遺憾。

3.2辦公形式

 

表10. 辦公形式

選項 數量 佔比

單位辦公

106

63.47%

在家辦公

20

11.98%

其他

41

24.55%

 

3.3 員工規模與復工(含部分復工)比例。

 

表11. 單位員工規模與復工比例

選項

佔比

少於10人

12%

10~50人

30%

50~200人

23%

200~1000人

18%

1000人以上

17%

 

三、結語

保守統計,近八成職工因“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被延期復工,但延期復工期間工資正常發放比例卻不到三成。

而企業復工後,部分職工又將面臨調薪、增負風險,其中約6%將被解除勞動關係等。隨著疫情逐漸緩和,在那些可能因著經濟壓力而對復工懷揣盼望的人群裡,將有越來越多人如願回到工作崗位,而那“6%解除勞動關係”的一小撮,也將因著有一個龐大的分母而變得非常巨大。

疫情有結束的一天,職工的權益問題會迎來全面解決的那天嗎?

 

相關文章:

职工复工情况调查报告(二):私企或将成为保就业促发展的“第一大户”

The Chinese working class is a big loser under the threat of the COVID-19 pandemic

議題聚焦: